读了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读了小说 > 开局赘入深渊 > 364、365.三念鼎立,斩去心魔(6.2K字-求订阅)

364、365.三念鼎立,斩去心魔(6.2K字-求订阅)

364、365.三念鼎立,斩去心魔(6.2K字-求订阅) (第1/2页)

白山自然不知道玄元宗主那边的情况,他战后便从天空落回了武神花园,继而把那太古时代的神位丢给了嬴凤仙。
  
  他已经取了神位之中最重要的东西,神位本身对他来说却没什么了。
  
  而且,他也不想用这炼化了一个世界的神位来晋升融神境。
  
  古式廊桥,曲曲折折,两侧绿荷,风过飘香。
  
  正在其中清修的嬴凤仙接过神位,问:“白山,你刚才似乎在与谁交战?不会是那位玄元古宗的圣人吧?”
  
  白山道:“是,但他已经逃走了。”
  
  嬴凤仙只是随便问一下,没想到还真是,她情绪略有波动道:“那我们麻烦可大了,打蛇不死反受其害,那位圣人在仙界权力很大,一旦返回必然搅动风云。你这天人世界可要遇上打麻烦了...”
  
  白山道:“师姐是不敢用这神位吗?不敢用就还给我。”
  
  嬴凤仙犹豫了下道:“你若有大用,给你便是了,虽说是落在我脚边,可却是落在你家里的。你若不需用,那我就笑纳了...有什么敢不敢的?”
  
  白山道:“若是那圣人来了怎么办?”
  
  嬴凤仙道:“我自然和你站在一边。别废话了,你到底要不要这神位,要的话就拿去,不要的话,我就开始试着突破融神境了。”
  
  白山道:“师姐用吧。”
  
  嬴凤仙问:“那你呢?你的实力也该要突破融神了吧?你...”
  
  白山没想到师姐现在还关心他,而且看起来并不是客气,“我自有打算。”
  
  两人沉默着,对视了一会儿。
  
  嬴凤仙忽地柔声道:“行吧行吧,我不管你了...只是,心魔劫凶险很大。
  
  我...我听说过许许多多有关心魔劫的故事。
  
  说欲斩心魔,比先正神,之后...则要将正神之外的念头斩去。
  
  我知道一个原本温谦的人在度过心魔劫后,变得残忍嗜杀;
  
  我也知道一个原本善良的老好人在度过心魔劫后,变得无情冷血...
  
  不过这都是我之前在宗门听说的。
  
  总之,要度心魔劫,一定不能犹豫,在想好了什么是正神,什么是邪魔后,毅然决然地将邪魔斩去...
  
  你突破的时候可千万得小心些,千万不要急躁。”
  
  “嗯。”白山感受到了师姐莫名的关心,轻轻应了声。
  
  师姐又道:“还有,让那个穿红衣服的小浪蹄子在边上看好你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可以内紧外松,这么一来,外人就不知道你在突破。”
  
  “嗯,师姐,那没什么其他事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  
  “好...好的。”
  
  没两秒,白山身后又传来喊声。
  
  “等等等等,师弟,师弟!”
  
  白山停下,回首问:“怎么了,师姐?”
  
  嬴凤仙问:“你什么时候突破?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我想了想,突破融神境的时候需得经历心魔劫。
  
  而在渡劫的时候,最忌讳有人打扰,我担心若是仙界趁着这个时间来大肆入侵,可怎么办?
  
  是,之前你的天人们精灵们是很厉害,可那是仙界的融神境未曾动手的情况。
  
  现在你抢了那玄元古宗圣人的东西,这道界限就被打破了。
  
  所以...
  
  你若是要突破的话,我就不急。
  
  我等你突破结束了再说。”
  
  凤仙师姐声音温柔,在她眼里,面前的男子和她心底那个和她过了一世又一世的男子重叠在一起,她只想给予他温柔和关心,而不是先考虑自己。
  
  白山察觉到了师姐声音里的无限温柔,可他纳闷的是...凤仙师姐和他这深厚的感情基础到底是缘自何处?
  
  说到底,两人不过是曾在一起时犯过错而已,之后又在虚空里并肩作战对抗鬼海定刑木...
  
  也许,既同了床,又并过肩,才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吧?
  
  白山沉吟了下,便点点头道:“那行,师姐,我这两天就突破融神境,便劳烦你帮忙守着此间了。”
  
  “嗯!”嬴凤仙俏脸如冰霜融化,露出笑容,可旋即又愣了愣,觑眼看着他道:“原来你还有神位...
  
  额,好啦好啦,那就这么办。你安心突破,若有外地来犯,我一定配合你手下那些天人和精灵,击退来敌。”
  
  白山道:“有劳师姐了。”
  
  说罢,他再度转身离去,在和玄元宗主交锋后,他算是活动了下身子,而只是这么一动,一种强烈的即将突破的感觉便涌上了心头。
  
  虽然这很不正常。
  
  因为,他还没有神位。
  
  没有神位,便是拥有了定界之器,便是拥有了小世界,那也不算是突破了融神境,而顶多只能说是拥有了和融神境一般的战力。
  
  可即便如此,白山此时将要突破的预感却极为强烈。
  
  这是一种水到渠成,瓜熟蒂落的自然感,打个粗俗的比方,就好似到了“一上茅坑就拉屎”的程度。
  
  不过,白山还想压一压,因为此时他的心还没彻底平静下来。
  
  若是无法彻底平静,那就不是最好的时机。
  
  虽然不知道自己这“没有神位的突破”到底会如何,但却必然还是心魔劫。
  
  正神,斩心魔,他需要竭尽全力地去应对...否则,他担心遗憾终身。
  
  至少,史前那位名叫盘古的前辈就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  
  此时,白山暂时压下突破感觉,想要寻找平静的契机。
  
  他视线扫动之间,发现了在膳堂的妙妙姐,便闪身过去。
  
  白妙婵早送走了小宁,正在一个人包馄饨,许是之前在桃花源秘境里待太久了,妙妙姐的天性被压制了,现在好不容易回到了庄园里,便重做起了这些活计。
  
  她坐在阳光里的小膳堂里,虽是夏天,但大兴古城的夏天本就不热,再加上屋里摆着的两棵“冰霜花”,便更如开了空调一般了。
  
  她神色专注,熟练地挑着馅儿,又小心翼翼地将馄饨皮包裹成元宝的样子,继而整齐地放到一边的盛盘上。
  
  她上身穿着白色围褂,围褂上已经沾了些面粉,腰间往下则是个白花小裙子,裙摆过膝宛似荷叶,摇曳之间,风情万种,越发见出其下斜并长腿的玉立。
  
  阳光穿过蔓藤编织的小窗,落在她身上,照出一个又一个柔和的光斑,就连垂落的头发都染上了淡淡的薄金。
  
  见到白山突然出现,她也没停下动作,只是仰头对他笑了笑,一双杏眼如月牙般,闪着光芒,继而又垂下头继续专注地包裹馄饨。
  
  白山道:“妙妙姐,无论看多少次,还是觉得你好美...”
  
  白妙婵剜了他一眼,娇笑道: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说这些,而且你现在这般的大人物说这些,不害臊吗?若是那些天人,还有精灵知道了,怕不是要惊呆呢。”
  
  白山道:“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,别人不知道,妙妙姐你还不知道吗?不过是随波逐流,苦海求生罢了...”
  
  他细细回想,自己的哪一步不是被逼着在走?
  
  世道如此,他何曾有过选择?
  
  天道布局,便是收获,不少也是气运使然。
  
  越是看见历史的万古,就越是清楚地明白这一点。
  
  便是走到现在这一步,心底有的也只是不安,是愤怒,是无法挣脱...
  
  白山轻叹一声:“有时候,真觉得有些迷茫,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对。”
  
  他说着这句话,心里却在想着心魔劫。
  
  其实,前有盘古作参照,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心魔了。
  
  一个是原本的自己,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一个则是喊出“故道法天,天法地,地法我”的自己。
  
  正常说,他应该斩去前者,因为...这是命运给他铺好的路。
  
  他若是斩了后者,怕不是从此以后,那原本该属于他的气运都没了。
  
  天道要一个木主去参与“劫主争霸”,若是这木主连魔心都没了,还怎么制造之后的量劫?
  
  可是,盘古在前,他若是斩去原本的自己,那不过又是经历了一个新的轮回。
  
  而且他也不想斩去原本的自己。
  
  白妙婵看着他...
  
  这对夫妻在阳光里,安静地好似两尊互相望着的雕塑。
  
  白妙婵的笑打破了这安静,她抬手道:“如果白山你不知道该如何做,那......就先坐下。”
  
  白山:???
  
  白妙婵掸了掸手,又去搬了张椅子。
  
  白山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
  
  说着,白妙婵却已经把椅子放在了他屁股下面,之后又跑到对面去了,双手染了染面粉轻轻搓了搓。
  
  白山坐下。
  
  白妙婵道:“帮我一起包馄饨。”
  
  白山应了声,他心念一动,双手上尘埃便都飞了起来,往外散去...
  
  白妙婵道:“去洗手。”
  
  白山又应了声,他真跑到外面去,从水井里打了水,然后认认真真地洗手,随后又坐回去了,继而用面粉搓了搓手,开始包馄饨。
  
  白妙婵道:“都是用你这园子里的菜做的,也不知道做出来的馄饨香不香。”
  
  白山边包边道:“我这园子里的菜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叫什么...”
  
  武神花园位于白花精神扭曲的中心,里面生长的植物早是怪到了极致,就是一颗平平常常的小草也古怪无比,可以说...这种花园在诸天里也遇不到第二个。
  
  白妙婵娇笑道:“我挑的可都是好吃的菜,还加了些香料,保证别人没吃过,我算了算,这宅子里有我,你,梅儿,嬴凤仙,还有四个天人侍卫,八只小精灵,每人吃十六个大馄饨的话,那就需要包两百五十六个。再加上外面的宁宁,以及跟着宁宁的那些孩子,要包的就更多了...这可是很大的工作量呢。”
  
  白山道:“我们俩一起,会很快的。”
  
  白妙婵道:“可别用你那些本事,那就没意思了。”
  
  若是白山动用“域”来包馄饨,那别说两百五十六个了,就算是上千个也是一瞬间就包好了。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