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了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读了小说 > 退婚后,我发疯整顿全候府 > 第035章 破坏野鸳鸯

第035章 破坏野鸳鸯

第035章 破坏野鸳鸯 (第1/2页)

大冬天的,天气冷,头发长,洗完之后一时半会也干不了。
  
  陶夭夭特别怀念吹风机。
  
  “就这样吧,晾着晾着,明天一早就干了。”陶夭夭已经好久没有睡个安慰觉了,她几乎是刚说完这句话,人就陷入了沉睡中。
  
  谢澜见她半天没动静,伸手去推她,却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,见状,他一脸无语,随后黑着脸做起身,催动内力,把她的头发烘干才躺下。
  
  一夜好眠后,第二天是个大晴天。
  
  阳光洒满院落后,不管在院子里做什么,陶夭夭都觉得心情好极了。
  
  一大早,大山就回矿洞了,冬梅做了早饭先给秋萍送过去,看着她吃完后,才开始催促大家吃早饭。
  
  乡下的早饭简单,一大锅棒子面,一筐子窝窝头,桌上摆着一碗炒鸡蛋,一碗咸菜,炒鸡蛋是为了招待他们,咸菜是大家一块吃的。
  
  乡下人淳朴,你对他们好,他们就会拿出百分百的诚意对待你,哪怕他们根本不认识你,也不了解你。
  
  陶夭夭坐在桌前,心中是从未有过的自在和舒心。
  
  “我不爱吃鸡蛋,大家吃吧。”陶夭夭不想搞特殊,直接把鸡蛋放到桌子中间,这样谁都能吃得到,只是,她低估了他们的淳朴,一顿饭都过半了,他们硬是没人夹一下,陶夭夭见状,干脆站起身,亲自把这碗鸡蛋給分了。
  
  “姑娘,使不得,咱们家太穷了,已经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了,一碗鸡蛋而已,你们如果再不吃,我们就不好意思再让你们給我儿媳妇看诊了。”
  
  陶夭夭給秋萍看诊没有要费用,也因此,他们十分的不好意思。
  
  “你们好心收留我们,也没问我们要什么啊。”陶夭夭喝了汤,不等老婆婆在说什么,起身去了秋平屋子。
  
  小家伙刚醒,这会自己躺在床上啃自己的手吃,看到她过来,开心地挥舞着小手。
  
  秋萍已经知道昨天的事情了,对于陶夭夭,她是感激不已。
  
  “如果不是姑娘,我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了,姑娘就是我们母子的再生父母。”秋萍想要起身給恩人磕头,陶夭夭立马阻止她。
  
  “你是刨腹取子,至少七天内不能动,否则伤口一旦裂开,我也不一定有办法救你。所以,为了你的孩子,好好躺着。
  
  至于你想写谢我的事情,等等也不迟。”
  
  秋萍知道他们段时间内不走后,开心的笑了。
  
  “姑娘长得真好看,跟天上的神仙一样。”
  
  陶夭夭被她的话逗笑,“你见过神仙?”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“那你怎么就知道我和神仙很像?”
  
  秋萍解释,“姑娘心底善良,就如神仙一般,虽然我没有见过神仙,但是我觉得神仙也不过如姑娘这般。”
  
  “你可真会说话。”陶夭夭给她把脉后,又开了一个方子,这才起身离开。
  
  “姑娘,这个方子一定要吃吗?”秋萍叫住她,眼底都是为难。
  
  陶夭夭想到什么,随后说道,“这个单子上的药,后山都有,你不必担心,等下我去挖了回来就是。”
  
  红梅得知她要去挖草药,也想跟着一块去,但是家里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忙,还要照顾孩子,她实在脱不开身。
  
  “我和四郎一块去就行,嫂子在家里忙吧。”
  
  定北王排行第四,陶夭夭就给他取了这么一个临时的名字。
  
  一刻钟后,谢澜背着竹筐,陶夭夭拿着一个小铲子,两人并肩走在村子里,村子里的村民瞧见他们后,纷纷称赞他们郎才女貌。
  
  “他们眼光可真一般。”陶夭夭被人说的不好意思了,又不好怼回去,只能自己偷偷说两句让心里舒服一点。
  
  谢澜听到后,瞪了她一眼,“你是有未婚夫的人,本王与你有牵扯,明明就是本王更吃亏。”
  
  “谢澜,你别忘恩负义,之前是谁三番四次救你性命的?还有,我是个姑娘家,我好面子,脸皮薄,发几句牢骚怎么了?
  
  你怎么也和一个姑娘家似得,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经有心上人了,如此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撇清楚关系。”
  
  陶夭夭说完,想到什么,眼前一亮。
  
  “王爷,你该不会真的有心上人吧。”顿了顿,她又说,“以你的年纪,有心上人也正常,不过这几日我是没办法还你清白了,等回了京都城,我保证绝对不会再跟你开这样的玩笑。”
  
  谢澜见她如今大胆到连他的名字都敢叫了,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。
  
  但是听到她后面这些话,他差点没忍住想要敲开他的脑子看看,她整日都在想些什么。
  
  这时,有人经过,他伸出去的手又退了回来。
  
  算了,多说无益。
  
  “本王的事情不必你操心,若是你真的有这个闲工夫,就好好想想如何利用这一次的机会退了这门亲事。”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灯花笑 深空彼岸 晋末长剑 古龙世界里的吃瓜剑客 从斩妖除魔开始长生不死 崇祯大明:从煤山开始 仙父 斗破苍穹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我的分身在星空彼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