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了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读了小说 > 醉里,剑气如霜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画师

第二百二十九章 画师

第二百二十九章 画师 (第1/2页)

宫裙美妇手中拿起了一个精致的酒杯,
  
  她的脸色很平静,
  
  而她的身旁却是立着一名侍女。
  
  那侍女的脸上露出了紧张的表情,
  
  她蠕动着嘴唇,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。
  
  “那小子闯到哪一关了?”
  
  那宫裙美妇悠闲的向身后的侍女问道,
  
  神态举止无比的淡然,似乎在说一件极其寻常之事般。
  
  “好像是进了大门,不过有算账人守那一关,应该会没有问题的。”
  
  那侍女小心翼翼的回答道。
  
  “那个老东西,恐怕会死”,
  
  宫裙美妇一对如宝石般的美目泛出了旖旎的光芒。
  
  她举着酒杯轻抿了一口酒,淡然说道。
  
  “连算账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那他岂不是很快就能闯到这里来吗?”
  
  那侍女脸上的紧张表情越来越浓郁了。
  
  “连算账人那一关都过不了,他有什么资格与本尊争这天仙楼啊,你啊,是不是很关心他啊。”
  
  宫裙美妇瞥了一眼那脸色紧张的侍女,然后问道。
  
  “夫人,小的这是关心你啊,他这么厉害,我是怕他会将这天仙楼夺了。”
  
  那侍女急急的回答道。
  
  “你啊,对本尊还是很忠心的,不过本尊不会亏待于你的。”
  
  那宫裙美妇伸出柔荑轻轻的抚摸着那侍女那玉嫩的脸颊。
  
  而那侍女却是浑身一颤,
  
  她脸上立即飞出了两朵红云。
  
  那宫裙美妇的玉手从那侍女的脸颊上滑落,落在了那侍女微凸的胸口上。
  
  而那侍女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了,
  
  那宫裙美妇却是眼角一挑,她的嘴角一勾,顿时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意。
  
  丁小乙只觉自己眼前环境又是一变,
  
  那空幽的战场已然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那天仙楼的大堂。
  
  而在自己的脚下,
  
  却是那驼背老者的尸体。
  
  那驼背老者手里紧握着那古朴的算盘,那算盘之上的算珠早已经所剩无几了。
  
  那驼背老者的眉心处有一点猩红的血芒,
  
  丁小乙看也不看那驼背老者的尸体,
  
  他知道那驼背老者的尸体迟早会消散于天地之间的。
  
  他继续向前而去,
  
  他来到了那天仙楼大堂的中央,
  
  只见那大堂中央有一道背影孤坐着。
  
  丁小乙看着那道孤坐着的背影,他停下了脚步。
  
  那是一道孤寂的背影,
  
  落寞和孤独在那道背影之上展现淋漓尽致。
  
  应该说那是一道女子的背影,三千青丝如瀑布般随意散落在肩上。
  
  那名女子身着一件淡红色的长裙,
  
  修长的玉颈宛如羊脂般,她就那样孤坐着,此时那名女子犹如一幅画般。
  
  其实那名女子正在画画,
  
  而画板正好落在了丁小乙的视线之中。
  
  他看着那画板却怔怔出神,
  
  因为那画板上画着的是他的画像,
  
  那画像里一名布衣少年背负着一柄粗布包裹着的长剑。
  
  那画像与他气质很是契合,
  
  无论是从相貌上还是气质上来说,那红裙女子确实有着妙笔丹青的美称。
  
  只是唯一不足的是,
  
  丁小乙发现那画板上的自己却没有双眼,
  
  纵然是那画像没有双眼,但是却依然给丁小乙一种震撼的感觉。
  
  “你来了啊”,
  
  那名女子的声音很好听,
  
  就好像是翠鸟出谷般的鸣叫声那么好听,听声音那名女子的年龄也应该不大。
  
  “嗯,我来了”,
  
  丁小乙很是老实的回答道。
  
  他很是疑惑,为何那女子画自己的画像却不画眼眸。
  
  画板上的自己出尘异彩,
  
  宛如人间剑仙般,美中不足的是却是没有双眸,这让丁小乙很是疑惑。
  
  “我是画师,你叫我画师就好了,只要你过了我这一关,就可以得到一枚羽化丹。”
  
  那名神秘的女子并没有回头,而是像拉家常般向丁小乙说道。
  
  “既然是画师,那为何不画双眼?”
  
  丁小乙向那画师好奇的问道,他觉得没有双眼的画像还叫画像吗。
  
  “你可听说过一句话?”
  
  那画师向丁小乙反问道,
  
  而丁小乙却是微微的一怔。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地表最狂男人 首席医官后传 黎明之剑 少年风水师 三寸人间 捡漏 酒神 妻子的野望 万族之劫 木叶养猫人